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 電影《匆匆那年》的“后青春”敘事策略

電影《匆匆那年》的“后青春”敘事策略

時間:2018-07-19 10:56:07 來源:我要考公務員網 本文已影響

相關熱詞搜索:那年|敘事|策略|青春|電影

  [摘要]“青春懷舊”是2015年中國電影的關鍵詞之一,大量反映青春校園生活的電影涌現大銀幕,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現了中國青春校園的人文風貌。這些影片雖然藝術風格不盡相同,卻集體呈現出“后青春期”的懷舊意識。影片《匆匆那年》以拼貼式的青春歲月的碎片化追憶,表達了一種集體對現實生活的不安和青春記憶(本文來自:Www.bdfqY.cOm 千 葉帆文 摘:電影《匆匆那年》的“后青春”敘事策略)的懷念。本文以該片的“后青春”敘事策略為研究對象,并將研究范圍擴展至當下的國產青春片的模式化創作。
  [關鍵詞]電影《匆匆那年》;“后青春”;敘事策略;國產青春片
  2015年的中國電影市場上,青春片無疑是最為主流的電影類型,雖然在質量上參差不齊,卻以相對龐大的數量占據了大部分的院線檔期,瓜分了相當大比重的票房。“青春懷舊”無疑是2015年中國電影的關鍵詞之一,大量反映青春校園生活的青春片涌現大銀幕,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現了中國青春校園的人文風貌。雖然這些青春片良莠不齊,藝術風格不盡相同,卻集體呈現出一種“后青春期”的懷舊意識。張一白執導的電影《匆匆那年》,由彭于晏、倪妮、魏晨、張子萱、鄭凱等時下最炙手可熱的新晉明星擔綱主演,以故事的主角陳尋為中心,進行了一次關于集體的青春記憶的回望。影片從敘事視角、敘事方式到視聽語言的構建都體現出“后青春”意識,這種對往昔歲月的回顧正是源自對現實生活的不滿,是一種肉體與精神呈分裂式成長的狀態。本文就電影《匆匆那年》的“后青春”敘事策略展開討論,最終將研究討論的范圍擴展至當下國產青春片的模式化創作上。
  一、“后青春”的懷舊基調
  “后青春”并非一個從學術角度正式提出的概念或專有名詞,而是筆者針對新世紀以來的15年間涌現的青春校園電影做出的概念提取和總結。“后青春”既是青春片的敘事視角,也是敘事方法;既是片中人物的思想意識,也是其肉體與精神分裂式成長的狀態。“后青春”既是一個電影藝術范疇的命題,能夠從電影敘事學的角度出發進行審核,同時也可作為一個社會學命題進行解讀,其形成的原因有著深層次的社會學范疇動因,這是人類與社會之間的內部關系作用的結果。但是,簡單來說,“后青春”就是一種人自身的發展與社會的發展速度不匹配而造成的不協調的斷裂感,在這種脫節與斷裂感直接作用下人的精神世界變得空虛,這種對現實生活的不滿讓他們急于從往日歲月中汲取希望和力量,而青春時代的校園生活就成為人們的精神寄托,也成為懷舊的主體。
  張一白執導的電影《匆匆那年》就是這樣一部不折不扣的“后青春”電影,從敘事視角、敘事方式到視聽空間的建構都呈現出明確的“后青春”意識。作為影片故事的核心人物,陳尋雖然事業成功,精神世界卻始終無比空虛,在一次酒醉的“一夜情”后,竟然發現對方是初戀女友的妹妹。在女孩的不斷打探之下,影片以陳尋作為故事的講述者回憶了他的青春歲月。陳尋的青春歲月是在友情、愛情的包圍下度過的,歡樂與悲傷同在,有相聚也有離別,有堅定也有彷徨,青春是充滿矛盾的,是一個復雜的存在。陳尋的青春歲月特別因為他與方茴的愛情而變得與眾不同,在高中時期的陳尋對方茴的迷戀,是一種青春期的男性荷爾蒙的釋放做出的本能反應,他為了方茴與別人打架,也為了能夠與方茴進同一所大學繼續在一起,而在高考時放棄了一道大題。青春期的陳尋對方茴雖然是一種荷爾蒙作用下的不理智的情感,但也正因為這份不理智,他對方茴的愛情才顯得珍貴而偉大,在選擇與放棄之間,陳尋將他對方茴的愛情表達得浪漫而含蓄。但是,在進入大學以后,多方面的誘惑不斷打擾著陳尋與方茴之間的愛情,面對其他女性的傾慕,在含含糊糊、迷迷蒙蒙之間,陳尋放棄了他與方茴的愛情。陳尋的背叛、與其他女性同居,方茴自暴自棄地將初夜給了陌生人、意外懷孕、墮胎,都成為陳尋和方茴無法原諒彼此的理由,也成為二人告別青春時期的沉重代價,從皮肉到內心,在二人的愛情不得兩全的過程中,彼此不斷加重著對彼此的傷害,這也成為二人成長的代價。
  影片所表達的“后青春”是人們在步入社會后,面對這種與校園生活截然不同的環境而做出的反應,對現實生活的不安、不滿與失落、失意,使人們企圖從曾經單純的青春校園生活中尋找前進的勇氣和力量。他們希望青春期能夠延續,青春的歲月能夠延續,青春期的不理智與狂躁不安甚至都逐漸有了光環。然而,他們希望再來一次的青春,卻終究不能實現,只能以一種獨特的“后青春”狀態呈現出來。反觀青春校園歲月后,猛然發現過程并不像自己希望的那樣簡單而美好,青春期的不完美和創痛依舊歷歷在目,任何的回望和懷念都只能化作唇邊的一聲嘆息。
  二、拼貼式的碎片化追憶
  導演張一白擅長拍攝青春愛情題材的電影,被戲稱為“中國青春片教父”。作為第六代導演中的一員,他的電影關注都市男女的愛情觀和價值觀,表現都市男女的生存狀態,他的電影既有小眾化的敘事格局,同時也有著群體化共性的表達。從電影的商業化運作和市場營銷來看,張一白又是目前眾多中國導演中最懂得商業運作和市場營銷的,他的電影既有文藝片的藝術特征,同時也有著從演員選擇、題材定位到主題設定的商業電影的考量,他所執導的《將愛情進行到底》被看作第一部中國青春愛情偶像劇,張一白也成為目前公認的最成功的商業片導演之一。
  無論是張一白執導的中國第一部青春愛情偶像劇《將愛情進行到底》(1998),還是后來他的電影處女作《開往春天的地鐵》(2001),再到近幾年的電影版《將愛情進行到底》和《好奇害死貓》,張一白都沒有偏離自己鐘愛和熟悉的愛情片題材,很多觀眾都將其電影藝術風格定位為具有MV風格,但不可否認的是,無論是敘事方式還是影像風格,作為導演的張一白都始終在堅持創新、求異,即便是進行電影的商業化運作,仍然希望他的電影能夠保留藝術片的本質或特質。但是,從張一白最新執導的《匆匆那年》來看,他的青春片創作無疑開始越發的商業化、娛樂化,藝術片氣質的削弱讓該片更貼近大眾文化,也因此該片抵擋住了同檔期的好萊塢大片《饑餓游戲:嘲笑鳥》的強勢來襲,一舉獲得5.88億元人民幣的票房成績。
  張一白在電影《匆匆那年》中使用了拼貼式的碎片化的敘事方式,一方面這種形式更符合陳尋在90后女孩七七的追問下的問答式回憶,另一方面這種碎片化也呈現出符號化特征,每一段回憶都呈現出明顯的時代特征,讓觀眾感受到人與社會發展之間的內部關聯,也進一步構建起關于一代人的共同記憶
 
  • 美文摘抄
  • 實用文檔
  • 優秀作文
  • 語文知識
  • 說說
  • 教案
  • 好句子
  • 無憂考公務員網 © 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備14009742號-6
  • 上海快三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