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 論艾麗絲·門羅《蕁麻》的敘事藝術

論艾麗絲·門羅《蕁麻》的敘事藝術

時間:2018-07-19 10:56:22 來源:我要考公務員網 本文已影響

相關熱詞搜索:門羅|蕁麻|敘事|艾麗絲|藝術

 (本文來自:WWw.bDFQy.com 千 葉 帆文摘:論艾麗絲·門羅《蕁麻》的敘事藝術) 摘 要:艾麗絲·門羅的短篇小說《蕁麻》構思精巧,作品筆法細膩,含而不露卻意味深長。小說以各種敘事手段巧妙地編織素材,意味雋永,情感效果更為強烈。小說中對于故事的講述,摒棄了傳統按時間順序對情節進行線性敘述,并且充分利用第一人稱視角敘述的長處,設置各種懸念,大大增強了作品的表現力。
  關鍵詞:艾麗絲·門羅;《蕁麻》;敘事
  作者簡介:林璐(1993.8-),女,漢族,安徽滁州人,碩士研究生在讀,就讀于天津外國語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專業。
  [中圖分類號]:I1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7)-11--02
  作為一位以短篇小說而聞名的作家,艾麗絲·門羅總是強調自己在講故事:“我永遠都在編故事,”“我關心的是故事本身,是從我的視角出發的,非常令人滿意的故事,”“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打動別人,我不在乎他們是男人、女人還是孩子。”門羅對于講故事,有著她自己獨特的一種方式。
  一、非線性的敘事結構
  不像那些情節性強的小說那樣情節跌宕起伏的直接沖擊力,門羅的文字里全是生活、心理和細節,猶如一泓清泉緩緩流淌,節奏緩慢卻意味雋永。但是在敘事結構上,門羅總是獨具匠心,很少對故事按照時間的順序進行線性的講述,而總是用倒敘、插敘,對故事情節進行巧妙地安排,使得作品細膩平淡卻絲毫不會給讀者以乏味感。
  《蕁麻》是門羅2001年出版的短篇小說集《恨,友誼,追求,愛情,婚姻》中的一個短篇,小說通過女主人公“我”的視角,講述了“我”與邁克之間從童年到成年后起起伏伏的愛情。“我”和邁克兩人從小就是要好的玩伴,從童年青梅竹馬到最后無奈分離,“我”對邁克都有著深深的感情。之后“我”在情感和婚姻上遭遇了許多坎坷與挫折,經歷了結婚、離婚、在結婚、分居之后,“我”去好友夏妮家作客,再一次與邁克相遇,“我”內心對于他的情感再一次被喚醒。就在“我”打算重溫這段感情時,邁克向“我”講述了他的生活過往,他的不幸經歷以及“我”與他之間過往的一切使“我”突然理解了愛情的真諦。
  關于“我”的這段持續了很久的愛情故事,在小說中并不是以一個完整的故事呈現的,門羅把它切割了成了一塊又一塊,重新組裝,使之呈現出一種生活流的狀態,并且夾雜著許多心理活動描寫,從而在心里流程中講述故事。而且,她總是會找到細碎故事片段中的某一個關鍵點作為故事的插入點,這個關鍵點大多是故事中間的部分,這樣便于把它作為一個時間基點,在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進行時空穿插和切換,進行倒敘、插敘、正敘、補敘的組合,使各種敘述方式有有序地交融在一起。
  在《蕁麻》的開篇,便已經是“1979年夏天”,“我來到我的朋友夏妮在安大略省阿克斯布里奇附近的房子,走進廚房,看見一個男人站在操作臺邊,在給自己弄番茄醬三明治”[1]。對于這個男人,作者絲毫沒有多加描述,而是筆鋒一轉,“我”因為房子附近的高爾夫球場而“觸景生情”,開始回憶起自己的童年時光。兒時,“我”與鉆井人的兒子邁克共度了一段美好時光。他比“我”大一歲零兩個月,我們一起玩耍,一起嬉戲。在打仗游戲里,“我給邁克供應彈藥,他也會在受傷時喊我的名字,每當有叫聲傳來,就會有一股熱切的驚懼,如一股電流傳遍全身,一種奉獻的美妙感覺。(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2]。在這些天真爛漫的日子里,“我”漸漸產生了對邁克朦朧的情愫。“我”意識到兩人之間某種曖昧關系,不覺得我們像夫妻。婚姻生活在年幼的“我”眼中是什幺樣的呢?“那些人都上了年紀,而且生活在各自不同的世界里,似乎彼此互不相識。”[3]而我們是那幺親密,更像是熱戀中的情侶。如此細膩的心理感受,表明“我”開始對愛情產生了感性的理解和認識。“我”就此開始無時無刻留意著對方的舉手投足。“每天早上我都想要看到他的身影。我愛慕他的一切,他的脖子背,腦袋的形狀,他皺眉頭的樣子,長長的光腳趾,臟臟的胳膊肘,他的聲音,他的氣味。”[4]然而“我”還未理清楚自己對于邁克的懵懂情感時,邁克卻突然不告而別。至此,回憶陷入暫停,作者轉而插敘了“我”與朋友夏妮之間的故事以及“我”之前失敗的婚姻經歷,由于過往愛情與婚姻的接連失敗,女主人公“我”在追求“自由、平等、純真、摯愛”的過程中不斷遭遇挫折,陷入痛苦的“我”無奈向好友夏妮求助,她邀“我”到自己家做客,由此故事時空又回到了開頭的1979年夏天,作者此時方才揭曉同時在朋友家里做客的人恰好就是“我”兒時的親密伙伴邁克,。作者讓讀者和“我”一起經歷了漫長的等待,也都期待兩人之間能夠有圓滿的結局。只是,在與邁克經歷了一場暴風雨后,“我”了解到邁克內心的痛苦,同時徹底領悟了愛情。而“我”與邁克之間,“在我們的友誼漸漸淡化的歲月里,我沒有再向夏妮打聽他的消息,也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二、內聚焦的敘事視角
  在門羅的作品里,女性往往是主角,故事大多從女性的視角出發,充分展現出她們的婚姻狀況、思維方式與精神狀態。在《蕁麻》中,門羅通過第一人稱視角,從女主人公“我”的視角出發對故事進行敘述,同時進行了大量的心理描寫,不論是生活經歷,還是心理狀態,都更加真實可感。
  在女主人公回憶往事時,寫到童年和邁克在一起的情景,加上了大量的心理活動描寫,“我們像那樣的情侶,如膠似漆,似水如魚,卻又大化無痕。至少,在我看來,神圣莊嚴而又動人心魂。”“但我對邁克的感情,卻如潘多拉魔盒般被漸漸打開。情思萬縷,萬縷情思,卻在心間涌動。只要一見到他,便會如電擊般,悸動溫柔立刻傳遍周身每一寸肌膚之下。那種感覺可謂極視聽之娛!?每日清晨,睡夢初醒,剛剛睜開眼,卻是強烈地渴望要見到他,想要聽到鉆井人的卡車駛過小路的聲音。跌跌撞撞,咔咔嗒嗒。我崇拜他的一切,但卻不露聲色。他的后頸,他頭形狀,他蹙眉的樣子,他那長長的光指甲,還有他臟臟的肘,他充滿自信,洪亮的聲音。他的笑。”[5]這一段小女孩的內心片段,充分展現出童年時期的“我”對于邁克的那種懵懂愛戀。
 
  • 美文摘抄
  • 實用文檔
  • 優秀作文
  • 語文知識
  • 說說
  • 教案
  • 好句子
  • 無憂考公務員網 © 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備14009742號-6
  • 上海快三结果查询